[ 在线报名 ]
站内搜索
[ 设为主页 ] [ 收藏本站 ]
:班级管理

原则坚守和技巧运用:辅导员“顶天立地”开展工作的良方

 

原则坚守和技巧运用:辅导员“顶天立地”开展工作的良方

——辅导员成功化解一例研究生师生关系冲突的过程和启示

陈晓梅

(华南农业大学,广东广州,510642

 

 

一、案例概述

2013年,一位研究生辅导员接触了一例因毕业问题引发的师生关系冲突,其遵循公正原则、关怀原则和价值中立原则,有技巧地周旋于导师和研究生之间,使得师生冲突随着毕业问题的解决而顺利化解。面对研究生这一社会化程度相对较高、思想相对独立的大学生群体,以及在研究生培养中发挥核心主导作用的导师群体,高校研究生辅导员需要在工作中明确自身的职业角色,正确定位并切实发挥应有的作用,才能取得外在的职业认同感和内在的职业成就感。一例研究生与导师的关系冲突化解过程,是辅导员坚守公正原则、关怀原则和价值中立原则的过程,也是其得当运用专业技能和沟通管理技巧化解危机、提升学生素养、促成人际关系和谐的过程。辅导员在处理危机、化解矛盾的过程中深化了对职业价值和职业目标的思考,能够娴熟而到位地进行事态判断、决策,果敢行动并助人自助,不仅收获了事情的完结,而且收获了自身的成长。

二、案例方案

(一)事情的发生与处理

1.事情的发生

2013年3月6日,2012级专业硕士张同学郑重其事地通过电话约谈辅导员,说有一件严重的事情需要当面咨询和寻求帮助。辅导员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和迫切性,特意安排了一个单独的时间和地点接待了他。该生一进门就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说话紧张而焦急,似乎有天大的苦衷迫切需要得到理解和支持。他叙述了由于自己在实验过程中的疏忽,导致实验结果达不到预定要求,导师一怒之下要求其延期毕业。该生反复强调自己入学以来对科研工作兢兢业业,非常努力,而且自己家庭经济困难,父母都盼着他早日毕业工作赚钱养家,而导师毫无余地的决定对他如当头一棒,他感到难以接受,压力很大。甚至,言语之间罗列了导师的种种不是,涉及了对导师的种种猜测,如“导师的目的是,从今年起,以我为例,杀鸡儆猴,要对2年制专业硕士统一延长至3年,让学生多为他干活,把他们当成完成课题的工具。导师对我的处理意见已经引起了师门的恐慌。”

2.辅导员的判断与介入

(1)对事件的判断:第一,该问题涉及研究生业务培养问题,不能听学生的一面之词,要绕开矛盾的双方,通过其师门的其他同学了解情况,判断事情的真伪和严重程度。第二,辅导员应站在思想教育者的角度,引导学生客观地认清形势,增强学生理性应对挫折和挑战的能力。

(2)对事件的介入方法:第一,联系该导师门下其他同学了解情况。根据同学们反映,该生老实厚道,平时循规蹈矩,做事认真勤奋,但是性格内向,为人处事不够机灵,与导师和其他同学沟通较少。确实因为他实验失误,使得导师要其延长毕业。大家的理解是,导师的处理或许过于严格,但也是他咎由自取。第二,对该生进行教育引导。一方面,要求该生正视实验失误对其自身试验进展以及导师课题研究的重大损失和影响;考虑到离毕业答辩还有近3个月的时间,教育学生戒骄戒躁,认真检讨失误原因,并在导师的指导下制定严格严谨的补救措施,夜以继日推进实验进展,不要因为导师或许一时意气的决定而影响科研工作,为自己赢得准时毕业的硬件资格。另一方面,引导他积极加强和导师的沟通,争取导师情感上的理解和体谅,争取按时毕业的“导师许可”。

(二)事情的进展与处理

1.进展情况

2013414日,张同学再次忧心忡忡地找到辅导员,反映“老师铁了心不给毕业,要求延长半年。”并反复强调老师的私心,强调自己的论文已经达到了毕业的要求;老师对他延迟毕业,开了一个坏头,以后师弟妹的日子不好过了,大家都忧心忡忡。辅导员问询了之前建议工作的开展情况,该生表示已经尽力去弥补实验,并且进展顺利,同时也主动与导师示好,但是导师决意要其延长毕业。同时,该生反复叙述自己都已经找好工作了,而导师不给毕业使得他如何为此事坐立不安、失眠,希望能够快点从此事解脱,恳求辅导员给予帮助。

2.辅导员的判断和处理方法

(1)对事件的判断:第一,该生性格内向,家境困难,迫切希望毕业工作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于其毕业论文是否达标,导师当然有权威的发言权,不能任凭学生意愿。第二,作为辅导员,此时应该跳出导师和研究生的双边关系,站在第三方的立场,一方面稳住学生情绪,给他信心和鼓励,同时希望他继续勤奋工作和加强师生沟通,争取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应积极和导师沟通,争取导师对学生处境的理解和身心情感的关怀。

(2)辅导员的处理:首先,继续给学生“打气”, 充分肯定他在困难时候寻求帮助的做法,同时鼓励他正面困难和挑战,在“一步也不落”的节奏下处理好写论文、做实验和工作实习三者的时间统筹,也表示辅导员会尽力去协调这件事情,但一定是秉持公正原则和价值中立原则。其次,辅导员主动找导师沟通张同学的问题。顾及到导师一般会忌讳学生把师生关系不和之事告诉“外人”,辅导员从侧面叙述了张同学的情况,将其生活节奏紊乱、情绪波动等情况反映给导师,希望导师留心、关注该同学的情况,加强指导。导师也很直接地就叙述了该生实验失误的事情,并介绍了事情的严重后果以及对今后科研团队的不良影响,意欲让他延迟毕业把实验做完整,同时也教育后来人。同时,导师也表示觉察到他近期的异样表现,对其沉默寡言、内向抑郁的性格特点稍有顾虑和反感,但是并未改变延迟毕业的决心。为了防范该同学情绪演化发生危机事件,辅导员叮嘱其实验室同学和宿舍同学关心、关注该生的情况,如有反常情况要及时和辅导员沟通和汇报。

(三)事情转机和结束

1.事情的继续

转眼到了该校对研究生毕业论文进行抽样盲审的时间了,该生能否提交论文参加毕业答辩问题还悬而未决。导师已经向教务员申报了不予该同学答辩的情况,而该同学多次找寻辅导员,并表示希望学院和研究生院领导能够介入此事。该生来访时眼窝深陷,一脸憔悴,经与其舍友和同门了解,其近期情绪躁动,表现很不安,其与导师的矛盾无疑到了白日化的阶段。鉴于双方不可调和的情况,辅导员及时向学院主管领导和研究生院相关领导汇报此事。学院领导与该导师通话问询情况,使得导师了解到领导对此事的重视;学校研究生院相关领导建议辅导员可以找其他专业老师对论文进行鉴定。

2.辅导员的处理

考虑到其他专业老师与该生导师的同事关系和熟人关系,无论作何鉴定均有不便,辅导员以试探的语气建议导师将该生论文提请盲审。如果盲审不通过,说明该生的论文质量确实达不到毕业标准,而不是导师有意为难他。以此方式来解决这种“胶着”的状态,否则对师生双方都不利。导师口头上稍有迟疑,不过还是答应了。于是,辅导员按照相关程序,与教务员协调提请盲审的程序。正在此时,导师的态度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主动找到辅导员和教务员,要求该生在师门公开检讨,并主动承担为该生指导论文写作和数据补充等工作,同意该生直接参加毕业论文答辩。此时,辅导员借机敦促该生尽快感谢导师的谅解之恩,积极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后来,张同学通过毕业论文答辩,顺利拿到了毕业证、学位证,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

三、经验与启示

(一)明确辅导员的角色身份,严守价值中立原则是前提

研究生导师和研究生关系的核心本质是“共同研究”,理想的师生关系是平等的。但现实中,由于导师掌握着绝对的学术资源和话语权,师生关系存在着内在不平等性。再加之现实利益的诱导也使师生关系发生一定程度的异化,最为显著的是“老板论”[1] 、[2]。在研究生的教育管理中,研究生辅导员和导师是“教育共同体”的关系,对研究生扮演着“人生导师”的角色;而在研究生的业务培养中,导师和研究生之间的师生关系是第一位的关系,辅导员此时只是一种配角。所以,研究生辅导员要在深刻明确导师和研究生之间这种密不可分、互相依赖的关系的基础上,一方面从维护和促进关系的角度开展辅助协调工作;另一方面从保护和发展学生的角度发挥“人生导师”的作用,教育引导研究生运用积极思维,选择理性的自我发展的行为方式。本案例中,辅导员在处理导师与研究生关系冲突中一直严守价值中立、价值无涉的原则,始终尊重导师对研究生的教育主导权,绝不“喧宾夺主”地在业务培养领域唱主角,即使在双方僵持的情况下也将裁判权让渡给第三方;同时,始终注意保护作为弱势的学生,避免导师对学生的误解和猜忌,否则辅导员的介入会适得其反,使其关系更加恶化而于事无补。

(二)调查了解冲突基本事实,抓住问题主要症结是关键

本案例中,辅导员并没有因为学生的愁眉苦脸和抱怨而听他一面之词,始终坚持“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认知方式。通过其同师门同学、宿舍同学了解情况,搜集相关的材料,掌握事件的基本事实,并对导师和学生的为人处事态度和习惯有个基本的了解,这对保持客观原则和顺利解决冲突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经过调查,辅导员掌握到学生实验失误在先,导师要求其延长毕业“事出有因”;该生经过数月的夜以继日的积极补救,实验取得了较好进展,而导师科研任务繁重,人手紧缺,时常抱怨专业硕士培养年限过短,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该生能否按时毕业成为师生利益博弈的一个杠杆。为此,如何使得杠杆自然倾斜,成为一个需要重点着力的问题。本案例中,辅导员在得到相关领导和老师启示后,提出“盲审”的办法自然化解了这一难题。

(三)把握事件演进重要时机,有艺术地及时干预是保障

本案例在冲突发生期,辅导员针对学生面临困难和挑战的不安状况,帮其分析形势,安抚其情绪,并为他制定了科学的行为方案。此时,辅导员将重点放在对学生的教育上。一方面,引导他要勇于认识自己的过失,主动承担责任,采取弥补措施;另一方面,引导他加强情绪管理,增强人际沟通技巧,提升能力素质。随着事态的发展到了紧张时期,辅导员将重点转移到了防范危机事件,此时主要动员周围同学加强对该同学关心和关注,防止该生因不良情绪演化而发生危机事件;将该事件对学生身心及周围的影响情况反馈给导师,让导师认真“掂量”此事,以期在其心中发酵并间接发挥作用。案例后期,到了危机转化或者暴发的危急时间,辅导员及时向相关主管领导汇报,争取支持,并审时度势、当机立断地提出第三方“仲裁”的方式,事实上是给冲突双方施加了自然压力,促使其态度发生变化,而转机随之出现,危机随即烟消云散。时机的把握和技巧的实施,是该冲突事件的重要保障。

(四)师生关系和谐,学生素质提升是事件的终极目标和价值

当导师和研究生发生师生冲突时,辅导员作为辅助协调者,要始终明确事件的终极目标不是师生冲突任一方的胜利与失败,而是维护团结和和谐,让学生在经历挫折和挣扎体验的同时得到心智的成长和情商的增长。所以,本案例中,当研究生对导师有种种负面猜测和揣度时,辅导员竭尽教育之能事,引导研究生要认识到自己的过失,理解导师的决定,采用积极思维去主动修复关系;在与导师沟通过程中,避免导师了解到研究生的负面评价和主动投诉,而是采用侧面描述和第三者知情的角度反映情况;在导师同意研究生在补充实验数据和认真修改论文之后参加答辩时,及时教育研究生要知恩感恩。

研究生辅导员和本科生辅导员的工作特点存在明显差异,主要是工作对象自身及其培养任务具有较大差异性,同时研究生导师在研究生培养中发挥了主体作用。研究生辅导员要基本具备道德责任、亲和特质这两个核心内隐胜任要素,以及专业技能和管理沟通两个核心外显胜任力要素[3],才能够充分游刃有余地驾驭研究生发展的各种形势,发挥和研究生导师在研究生教育管理中的联动、辅助或者是协调作用;才能实现工作方式从以管理为主到以服务为主的转变,切实解决研究生成长过程的困惑和困难,为研究生的全面发展提供支持和服务。

无论对于研究生、导师,还是辅导员,每一次困扰都是心智成长的契机。研究生在辅导员的指导下学会正确认识形势、理解他人的感受、主动协调改进关系,这对他是一种心智上的成长;导师在事件的进展中学会综合衡量学生的处境、推动事态向积极方向发展、取得人际关系和谐而避免危机,这对他是学生指导生涯的阅历丰富和经验增长;辅导员在处理危机、化解矛盾的过程中思考、决策、行动并助人自助,不仅收获了事情的完结,而且收获了自身心智的成熟、业务的娴熟等方面的成长。

 

参考文献:

[1]肖春飞,俞菀,罗争光. “象牙塔”里,导师怎么成了“老板”?[N]. 新华每日电讯,2013-03-13007.

[2]李建军. “学术民工”与“学术老板”[J].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1):1.

[3]王国燕,董雨,鲁丽娟. 研究生辅导员胜任力的核心要素分析[J]. 研究生教育研究,2012(3):65-68.

 


【关闭窗口】
                   高校辅导员  中国大学生在线    南粤大学生    两课在线    广东省教育厅    形势与政策教育网    广东高校思政科研管理信息系统     诚信档案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