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报名 ]
站内搜索
[ 设为主页 ] [ 收藏本站 ]
:心情驿站

高校辅导员 为什么是流水的兵

 

“辅导员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它只能是一个过渡时期的工作,不可能希望有人把它当成一项事业去经营。”毕业于东北某高校的硕士窦勇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对此作了一个佐证———大学毕业后的他留校担任辅导员并攻读硕士学位,拿到硕士学位的当年,窦勇顺利地实现了胜利大“逃亡”———跳槽到了重庆一家高科技企业担任行政主管。

  “和我同届的同学留校担任辅导员的有十多个,到现在除了有一个因为没有拿到学位还留在学校外,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大学。”窦勇说,每年寒暑假都是辅导员多方活动寻找新岗位的黄金季节。

  其实,不仅是窦勇的母校,“辅导员严重流失”在很多高校都已成了司空见惯的现象。有些高校的辅导员几乎是4年一次大“换血”。是什么原因让辅导员工作不再受人青睐,越来越多的留校辅导员把摒弃这份工作视为一次胜利大“逃亡”?

  拿了学位就走人

  “现在重点高校想要留校当教师非常难,像我们学校,有的实验室连博士都留不下。”窦勇说,所以,对很多想要留校尤其是想要继续深造的学生来说,当辅导员是一条捷径。

  在窦勇就读的那所高校,当辅导员大多可以保送上研究生。“当时竞争非常激烈。像我们那一届,留校辅导员只有十几个名额,但报名的有好几百人,最后成功的大多是系学生会主席之类的学生干部”。

  “因为本身就动机不纯,所以没有一个人把它当作自己的事业,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记者采访的几个高校辅导员把这个人群的状态分为几类:第一类,年轻、想搞科研的,成天泡在实验室,做自己的事。第二类,成天琢磨、打探如何转到其他机关。第三类,年纪大点的,想在学校里养老———因为学校比较稳定,不会轻易开除人———能干就干,不能干就不干。

  而对于大多数年轻的辅导员来说,学位到手了,因此4年后还继续当辅导员的不会超过10%。50%~60%的人离开了学校,剩下的一部分读博士,一部分转到校内的其他机关部室,一部分去了实验室当科研教师。“我们系从10年前开始有保送研究生的名额,4年以后基本没有一个人留下来的。”窦勇说。

  一个辅导员管五六百名学生

  “虽然有很多人留校当辅导员有自己各种各样的原因,但这个现象不能完全归咎于辅导员本身的问题。”窦勇说,“学校在人员配置上本身就有问题。”

  窦勇所在的学校是一所有4万多名学生的高校,但只有100余个辅导员,每个辅导员要负责的学生少则200多人,多的高达五六百人。

  现在不少学校关于辅导员有个很流行的说法:如果一个辅导员管五六百名学生,假设他每天跟一个学生谈一次话,每个学生开学谈一次,毕业谈一次,一个个谈下来,谈完话,他们这个年级正好就毕业了。

  “一个辅导员根本就管不了这么多人!”许多辅导员向记者反映,扩招后,辅导员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导致他们根本没时间和每一个同学交朋友。

  以窦勇的学校为例,扩招前人数不到1万人,而辅导员的数量和现在大体相当。这样,大概是每位辅导员带40~60名学生。大家选择这份工作的时候,觉得当辅导员有充裕的时间做好本职工作,同时可以在高校这么好的教学科研条件下,继续在专业上有所发展。

  而现在,每人负责的学生人数增加了几倍甚至十倍,他们连认清每一个学生都不容易了。

  再加上辅导员一般都比较年轻,常常被从事专业或行政工作的老师吆来喝去,本来应该尽心的学生工作常常会被迫给其他跑腿类的琐事让路。“再说了,现在的学生也不把辅导员当回事,你想去跟他谈心,谁理你啊?”窦勇说。

  重庆某外国语学院的辅导员老师张佳对此也有同感。到今年夏天,张佳做辅导员正好满4年,她带的第一届学生就要走出校门。“我现在一想到马上又要去迎接大一新生,就感觉特别累”。

  4年前,当张佳开始这份工作时,还满怀热忱。学法律的张佳刚刚本科毕业,从1名学生到一下子成为269名学生的辅导员老师,她觉得非常新奇并且受人尊重,第一年过去后她就可以叫出所有269名学生的名字。

  “我本来以为可以利用外国语院校得天独厚的条件,好好学习外语,但后来发现完全没有时间。”张佳介绍,除了辅导员的日常工作外,她还要负责发展党员。3个党支部以及学生会、团总支的工作都得她一把抓。“第一年因为要督促学生早操,我又住在校外,一般每天5点半就得起床往学校赶。中午也没时间休息,党支部、学生会一般都在中午12点半开会。晚会的彩排都在晚上进行”。

  “任何事情只要和学生相关,都要找辅导员,而且觉得你应该尽心尽力为学生服务。比如说现在学校的后勤集团都已经独立,但如果有学生不交水电费,公寓办不是找学生直接沟通,而是马上打电话找辅导员,张口就指责你们学生怎么样怎么样。”

  “我感觉辅导员还是像高中的生活老师!”

  让很多辅导员特别尴尬的一件事就是,自己只是一个小角色,在很多时候只有执行的份儿,但只要出点什么事儿,往往社会上包括学生、家长都会归咎于辅导员。

  窦勇说:“比如说,每个学校都有很多教师和领导的子女,每当评奖学金什么的,都会有很多人向你打招呼,你不得不办,学生却会因此对辅导员非常不满。”

  张佳也如此认为,本来像选拔学生干部、评优、发展党员,她都希望尽量做到公平公开、民主集中,但总是从上面压下来一些“任务”。有时候明明是一个各方面都很差的学生,却不得不发展他入党。“中国社会的潜规则在高校同样盛行,长此以往,不仅是学生不满,自己也很痛苦”。她因此逐渐萌生了离开校园出去闯闯的念头。

  个人发展空间有限

  “在我以前的学校,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教学和科研是学校的主旋律’!”窦勇说,“对学生口来说,什么最重要?一个是招生,一个是就业,但这两块儿都和辅导员无关”。

  张佳最受不了的是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岗位没什么大不了的,谁都可以做。别人一听她是研究生就会很诧异:研究生怎么还干这个工作?

  “其实能做辅导员的,尤其是重点院校,基本素质都不错,大部分都要经过很多道筛选,最后留下的多是学生干部、党员,成绩在班上也多数名列前茅,应该说是毕业生中的优秀者。现在的管理干部绝大多数都是从学生口出来的,离开学校的大多数也发展得很好,这都说明辅导员基本素质不错,具备潜质。但是在学校做辅导员,时间越长心里越发慌,总觉得别人都在进步,只有自己在原地踏步。”窦勇说。

  “4年前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工资是2700元,当时感觉收入还不错,也很稳定。可是4年过去了,我还是老样子,而我的很多同学虽然刚毕业的时候很艰难,但现在越来越好。每次和他们聚会的时候,都能发现他们的新变化,想当初很多同学各方面都不如我。有时候真的害怕自己已经被时代抛弃了。”张佳告诉记者。

  重庆另一所高校的辅导员老师田丽本科毕业以后做了辅导员,至今已经10年。这期间她虽然考取了律师资格证,但却没有走上专业律师的道路。她说现在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去了律师事务所,今天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这是一个高速变化的时代,如果自己总是在重复相同的工作,就会有一种被落下的恐慌。田丽说:“我实际上是很喜欢这份工作,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它应该是年轻人的事业,久而久之,自己的心理也会受影响。”

  田丽正在读一个硕士研究生班,学的是思想政治教育。“对年龄大一点的辅导员,如果不是想着转行去做专业老师,学校都会鼓励去拿这样的学位。有时候感觉像是一种福利。因为在高校这个圈子里,你的学历低了,意味着你处处受制约”。(文中辅导员为化名)

                                                                                                                                                        (摘自中国青年报)

【关闭窗口】
                   高校辅导员  中国大学生在线    南粤大学生    两课在线    广东省教育厅    形势与政策教育网    广东高校思政科研管理信息系统     诚信档案平台